足球
曾經的經典雙子星組合
紅色旋風!他們曾是震顫英超的「最死亡組合」
×
紅色旋風!他們曾是震顫英超的「最死亡組合」
新浪網 2018-09-14 08:29:08

  利物浦球會一直都在鋒線位置更換著不同的角色,謝拉特對此也早就習以為常。在其職業生涯中,他曾先後輔佐過科拿、奧雲、蘇亞雷斯以及一系列聽起來不算知名的各種鋒線殺手。一代新人換舊人是這傢俱樂部一成不變的主題,但至少隊長臂章卻始終長時間地戴在一個人的手臂上,此人總能穩定地、長期地在各項賽事的每一場比賽中呈現出高水平,哪怕球會已經陷入了一段最艱難的動盪期。

  當一名叫做費蘭度-托利斯的西班牙前鋒帶著滿腔的雄心壯志來到晏菲路的時候,他都無法逃脫宿命的安排。2011年1月,托利斯出人意料地選擇在賽季中期轉投史坦福橋,謝拉特與所有利物浦球迷一樣,都一度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即便如此,在此前三年半的時間裡,謝拉特與托利斯所建立起的特殊關係還是給世界球壇帶來了強烈的震撼。西班牙前鋒與英格蘭中場給大家留下的一段段寶貴記憶,至今仍會被紅軍死忠粉絲擁護歌頌。

  2007年夏天,利物浦正式簽下托利斯,整個城市都陷入了狂喜之中。時年22歲的托利斯過去5個賽季一直都是馬體會的最佳射手,早在他年僅19歲的時候,球會就將隊長臂章授予了這位「金童」。有一次,當纏在托利斯手臂上的隊長臂章意外滑落的時候,媒體發現了寫在臂章里層的一句話:你永遠不會獨行——這個細節令遠在默施斯德的英國球迷深受感動。事實上,托利斯當時並不熟悉利物浦那首著名的隊歌,那句話只不過是他與朋友們經常講的一句口頭禪,但它在冥冥之中拉近了球員與利物浦之間的距離。

  這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隨著托利斯的轉會加盟也逐漸變得愈發強烈了,而紅軍隊長謝拉特都突然發現,自己夢寐以求的黃金搭檔如今就在眼前。兩人之間的默契程度很難用語言來形容。托利斯第一次在晏菲路參加英超聯賽的爭奪時,他就接到了謝拉特為自己送出的第一腳助攻。紅軍隊長用手術刀般精準的傳球撕破了車路士的防線,托利斯鬼魅一般地繞過了貼身糾纏的賓希姆,在單挑門將時又用一記弧線射門擊敗了施治。

  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這種配合將成為利物浦球迷最熟悉的一種常態。當那個時代最優秀的傳球手,恰好與那個時代最擅長跑位的前鋒處於同一頻率時,這支由賓尼迪斯掛帥的球隊就擁有了擊敗世界上任何一支球隊的資本。托利斯在處子賽季里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完成了自己在利物浦的第一個「帽子戲法」。在那場對陣雷丁的比賽里,是誰幫助西班牙前鋒攻入了最具意義的第三粒入球?不用問也能猜到,肯定是謝拉特!我們很難從當時的入球集錦中挑選出一個屬於兩人的「代表作」,因為這裡面的大部分入球都非常相似。哪怕托利斯-謝拉特組合的威名已經開始響徹於英倫賽場,哪怕對手已經開始針對兩人進行了針對性的部署,對手也還會在實戰中得出一個殘酷的結論:阻止他們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管在英超聯賽,還是在歐聯聯賽中,兩人的統治都是霸權級的。2017年11月,在一場對陣波圖的小組關鍵比賽中,托利斯就在第19分鐘接應謝拉特開出的角球,攻入了自己加盟紅軍後的第一粒歐戰入球;在對手扳平比數後,托利斯又在第78分鐘梅開二度,重新幫助紅軍搶回了領先優勢——這兩粒入球分別是通過頭槌和右腳抽射方式完成的,這也充分展現出了托利斯全能的進攻特點。6分鐘後,謝拉特主射12碼命中。終場前,利物浦隊長又助攻高治攻入一球,將終場比數鎖定為了4-1。在那段時期,你總能看到媒體在報導利物浦的比賽時會選用諸如「雙星閃耀」一類的新聞標題;相反,其中一人啞火的情況反而會變得非常罕見。

  單純地把謝拉特視為一名「傳球手」,或把托利斯視為一名「終結者」是錯誤的。作為一名傑出的全能型球員,處於競技巔峰時期的謝拉特同樣是一名優質射手;而「金童」也不是那種只能依靠別人喂餅才能生存的球員,只不過是利物浦隊長總能把「新鮮出爐」的優質助攻喂在他的嘴邊,才會讓外界對其形成一個錯誤印象。在兩人攜手搭檔的第一個賽季里,托利斯和謝拉特就總共聯手攻入了54粒入球,不僅帶領利物浦殺入了英超積分榜的前四,都在歐聯賽事中隨同紅軍進入了4強。

  令人深感遺憾的是,兩人卻都身處於一段「利物浦註定與冠軍無緣」的特殊歷史時期。在接下來的2008/09賽季里,謝拉特與托利斯曾無限接近英超冠軍,但哪怕那個賽季的紅軍都已經拿到了86個聯賽積分,最終還是排在死敵曼聯的身後。也是在那個賽季裡,殘忍的傷病也開始找上了這對黃金搭檔,導致兩人攜手正選的場次銳減到了12場。要知道在那個賽季裡,導致利物浦冠軍旁落的主要原因就是「經歷了太多無謂的和波」——倘若兩人能聯手多踢幾場球,後來的歷史肯定就會被改寫。

  真實的歷史卻是:在利物浦與托利斯攜手合作的幾個賽季裡,兩人從未在球會贏得過任何重要的冠軍頭銜。而且從2009/10賽季開始,一系列的場外風波又對這家歷史悠久的球會造成了重創。阿朗素的轉會引發了一股主力球員的「離隊潮」;而球會的兩位美國老闆又因球隊擁有權的問題相互炮轟,甚至把官司打上了法庭。即便如此,托利斯還是在那個賽季攻入了22粒入球,而謝拉特則為紅軍貢獻了12粒入球和13記助攻。這組漂亮的數據也說明了,哪怕在極端困難的情況下,兩人之間的默契程度也能夠經受住考驗。利物浦是一家從不缺少榮譽的豪門球會,但這對從未給球會榮譽室帶來任何冠軍獎盃的搭檔,卻依然能讓球迷們懷念至今,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現象。

  那些在對陣愛華頓時斬獲的入球,總能讓利物浦球迷記憶猶新。比如在那場1-0擊敗「拖肥糖」 的比賽里,幫助利物浦攻入致勝一球的人就是謝拉特,紅軍隊長在接應到托利斯的巧妙助攻後,小角度射門洞穿了同城死敵的城池。這粒入球再次證明了托利斯與謝拉特之間是具有獨特「心靈感應」的——兩人不僅知道彼此會出現在哪裡,更重要的是,他們還都具備把皮球準確送達的能力。正因如此,托利斯才會稱讚謝拉特是「我所見過的最佳搭檔」。反過來,謝拉特也會說跟托利斯一起踢球「能帶來純粹的愉悅和快樂」。雖然兩人都在一段錯誤的時間段內效力了同一傢俱樂部,但至少還能給後人留下了一段富有美感的回憶。

  在一部分球迷看來,這段回憶的尾聲部分卻遺憾地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污點。2011年1月底,也就是轉會窗即將關閉的最後一日,托利斯卻出人意料地、殘忍地親手結束這段關係。而且他投奔的球隊恰恰又是車路士,一支在過往今年始終都在跟利物浦進行著絞殺的球隊,這無疑更會讓紅軍擁躉們感到沮喪。隨著托利斯的離隊,這場紅藍之爭彷彿也在瞬間分出了勝負。

  事實證明,這筆轉會令托利斯和利物浦球會遭遇了一個「雙輸」的結果。把家搬到倫敦城後,托利斯就再也無法找回昔日神勇的競技狀態了;而利物浦球會也因為核心的抽離,而再次陷入了無盡的重建循環之內——某處程度上講,這種影響一直作用到了今日。令人稍感欣慰的是,大部分的利物浦球迷已經看淡了這場轉會風波,哪怕他們在當年有多麼怒不可遏。他們甚至開始也學會了理解托利斯的選擇,畢竟當時球會的內部狀況已經很糟糕了;畢竟在離開了一名世界級中場球星的輔佐後,托利斯在後來也嚐到了不少苦頭。無論他在後來輾轉到了那裡,托利斯,永遠的利物浦9號,都把自己最好的年華留在了晏菲路……

  2016年,當謝拉特舉辦那場著名的紀念賽時,晏菲路的全體紅軍球迷就曾給予過托利斯最高禮遇——起立鼓掌。那段記憶或許永遠都無被抹去,但至少大部分人都已經原諒他了。哪怕已經分離7年了,但兩人之間的默契卻依然存在,在那場比賽里托利斯又為昔日搭檔送出了兩記妙傳。

  這場比賽也人很容易聯想起蘇亞雷斯,烏拉圭人當時也同樣應邀出席了這場紀念賽。與托利斯的境遇非常相似,蘇亞雷斯也曾在利物浦有過以微弱劣勢痛失聯賽冠軍錦標的痛苦回憶。在最近的10年里,利物浦球會並非沒有頂級的進攻天才,只可惜他們都遺憾地錯過了彼此。

  在謝拉特長達17年的利物浦球員生涯裡,托利斯或許也是一位經過了利物浦球會旋轉門的匆匆過客,但他確實是自己職業生涯所能遇見的最佳搭檔。

  (肆客足球)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