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魯能確定夏窗更換外援!施斯將離隊為新援騰位置
新浪網 2018-07-13 10:58:51

  世界盃即將落幕,中超也將戰火重燃。

  幾天之後,山東魯能就要在主場迎戰上海上港,這也將是中超聯賽的榜首大戰。對於山東魯能而言,能夠在賽季間歇期前穩居積分榜的次席,已經超出了外界對於這支球隊在賽季開始前的預估,尤其是土帥李霄鵬,更是帶領著球隊給了人們不少的驚喜。

  那麼,在聯賽重啟之後,如何保存這種良好的狀態並且能夠衝擊賽季目標,都是外界無比關注的問題。在轉會窗口即將關閉之際,關於外援的調整即將水落石出。本文也將從儘量以客觀的角度,嘗試從收購方面進行分析。

  更換外援已成定局,「實用型」將成最佳選擇

  是否更換外援,幾乎是球迷們最關心的問題。尤其是在中超其他球隊在間歇期頻頻有大動作補強陣容的時候,對於山東魯能的賽季已經有了更多期待的球迷們,更是期待球隊能夠在間歇期內引入強援。事實上,山東魯能球會確實有計劃更換一名前場外援。

  距離山東魯能引進上一名外援,時間已經過去了許久。那時還是在2016賽季的中期轉會,山東魯能引進柏利和施斯。而當時剛剛參加完歐國盃的柏利,也成為了山東魯能迄今為止引進的最後一名外援。顯然,對於一支想要有所作為的球隊而言,在近三個賽季、兩年時間內都不進行外援調整,並不算是有進取心的表現。尤其是在這個賽季上半程在聯賽積分榜上已經佔據優勢的情況下,外界尤其是山東魯能球迷更為期待能夠引進強力外援。

  實際上,儘管結果如此,山東魯能在這兩年期間也從未停止過引進高水平外援的嘗試。

  2018賽季的準備期,山東魯能就曾經試圖引進一名歐系的進攻型球員,並且一度進入了非常實質性的接觸的階段,可惜因為價格的原因最終未能談攏。這名球員在本屆世界盃上表現出色,並且攻入了一粒精彩入球幫助球隊晉級。

  也就是說,實事求是的講,對於目前階段的山東魯能而言,價格已經成為了收購的最大障礙。因為受限於球會的性質,就註定不能像其他球會那樣,肆意的去揮舞人民幣引入球員。即便是因為戰術體系的原因需要高水平外援來補強陣容,在外援的引進上,也很難買到心儀的球員。

  所以,再次明顯的限制條件下,山東魯能的外援更換已經非常謹慎,既要價格合適還得符合球隊現階段的要求(或者球隊的規劃)。換句話說,在錯過了聯賽準備期的強援引進之後,山東魯能已經完全沒有可能斥巨資引進像馬斯查蘭奴和卡拿斯科級別的球員,而是只能更為現實的選擇「實用型」球員。

  另外,必須要強調的是,山東魯能的近年來的收購一直是在非常紮實可靠的節奏中進行。在一套相當成熟的外援目標跟蹤、引進體系的指導下,山東魯能球會不僅徹底甩掉了「收購人傻錢多」的帽子,而且還在相當程度上實現了外援的經營。現在效力於廣州富力的烏索就是這套體系第一批體驗者,被從巴甲球隊科里蒂巴購進之後,無論是租借回巴甲還是出售到廣州富力,山東魯能都屬於默不作聲的獲利者。而其他的外援吉爾、柏利、施斯和泰迪利,也都在實戰中證明了自己的「物超所值」。也就是說,球迷們大可不必擔心這次外援的更換時山東魯能會讓人們失望。                      

  離隊者為施斯,未能上演的「塞內加爾打比」

  如果不出意外,在山東魯能現在隊中的四名外援中,塞內加爾人施斯將離開球隊,為新外援空出位置。

  在山東魯能之前的最後一次收購中到來的施斯,在山東魯能效力期間表現並不差。在能夠得到的有限上場時間內,施斯取得了不少的入球。施斯加盟山東魯能首戰就取得入球,作為一名能夠獨立解決問題、且有著不錯得分能力的前鋒,施斯在山東魯能的前場也是能夠在相當程度上起到柱蠆式作用。

  可惜的是,因為外援登場名額的限制,施斯並沒有能夠在與柏利的競爭中勝出獲得穩定的主力位置。所以,在合約即將到期之時,離隊也就成為必然。

  無論是在之前的球會紐卡素還是塞內加爾國家隊,施斯都是一名很不錯的球員。而且,中國對於施斯而言,也有著不少特殊的意義。

  首先是施斯的好朋友丹巴-巴亞。丹巴-巴亞和施斯是塞內加爾國家隊同時期的鋒線組合,按照來到中國的先後次序,丹巴-巴亞先於施斯來到中國。可惜的是,兩人並沒有能夠在中超賽場上相遇。因為丹巴-巴亞的斷腳重傷,山東魯能對陣上海申花時,丹巴-巴亞並未能出現在陣容之中。

  而當間歇期內丹巴-巴亞重歸上海申花,施斯卻要離開山東魯能,甚至連留在中超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那麼無論是球迷還是施斯都期待發生的「塞內加爾打比」,都將無法成為現實。

  更加必須要提到的是,說到丹巴-巴亞和施斯,就不得不提起另一名與他們兩人私交甚好的球員:科特迪瓦人迪奧迪。迪奧迪與丹巴-巴亞、施斯曾共同效力於紐卡素聯隊。當時,三人組成的前場組合也在英超賽場上名聲頗大。迪奧迪在施斯之後加盟中甲球隊北京北控。遺憾的是,因為心臟原因,迪奧迪在訓練場上猝死離世。在他去世之後,施斯在比賽中每當入球就會掀起波衫露出悼念迪奧迪的文字,令人唏噓不已。對於這名有情有義的外援,在離別之際送上的只有祝福。

  更加鮮為人知的是,儘管在外界看來,施斯在山東魯能的日子過得並不如意。但事實或許遠非如此,在2017年的時候,曾經有一張沒有廣為流傳的照片,施斯在老家塞內加爾組織了一支球隊,這支球隊身穿的都是山東魯能的服裝。與施斯有著同樣舉動的球員還有泰迪利,他也曾在巴西組建了一支業餘球隊踢球,全隊身穿的也都是山東魯能的服裝。

  新外援位置何在?或並非中場指揮官

  關於山東魯能的新外援,之前傳聞最盛莫過於彭美拉斯的杜杜。這位曾經的巴西邊緣國腳,曾經不止一次與中超扯上關係。不同的是,這一次是被外界觀察為缺少中場指揮官的山東魯能。

  儘管今季上半程的戰績不錯,但是山東魯能在前11比賽中取得的勝利還是顯得有些跌跌撞撞,給人更多的印象還是勝利是因為場上球員不放棄的拚搏得來,而不是真正實力上的碾壓。中場組織者的缺失,讓山東魯能時常面臨「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的窘境。

  自從中場組織者蒙蒂略離開之後,在2017賽季,山東魯能的中場組織者就只有蒿俊閔。到了2018賽季,u23球員姚均晟和蒿俊閔一起擔當起了中場組織者的重任,再加上比賽時遊走於全場的泰迪利,就是山東魯能中場的全部創造力所在。

  回歸前文,山東魯能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賽季開始前試圖引進一名中場組織者補強陣容未能如願後,在上半程聯賽的進行過程中就沒有停止追逐高水平外援的腳步。在歷史上,山東魯能曾經不止一次在聯賽中期進行過重磅調整。無論是當年的辛度華拿路維、尤西雷,還是柏利,都是在聯賽中期調整時加盟球隊。

  可以肯定的是,在無風不起浪的前提下,山東魯能應該確實與彭美拉斯就杜杜進行過深度接觸。但是依據之前「見光死」的經驗,凡是在早期就被爆出的交易,幾乎沒有成功的範例。山東魯能應該是沒有能夠與彭美拉斯就杜杜的交易達成一致。一方面,即便是在山東魯能「巴西化」最為火熱時期,也從未與彭美拉斯球會有過交易,兩個球會之間的互信和情感並不佔優勢。另一方面,就彭美拉斯自身而言,目前三線作戰且戰績不錯、經營狀況不錯,在山東魯能不可能「用錢砸」的前提下,放掉自己的球隊核心實在也是需要斟酌的事情。

  那麼,在幾乎確定無法引進中場指揮官的前提下,山東魯能究竟會將這個外援更換的名額放在什麼位置上,就是一個頗有意思的議題。

  其實,目前山東魯能的戰術體系中,一名高水平的中場組織者並非百分百的必須選擇。在李霄鵬和前任馬加特的調教下,山東魯能的打法已經相對簡練,中場球員承擔的更多的是防守任務,球隊在比賽中往往會選擇最簡單的方式通過中場,並不去與對手糾結於控球率之類的方面。

  這也就在相當程度上意味著,山東魯能在不能引進水平超過蒿俊閔和姚均晟一個或幾個檔次外援的情況下,退而求其次選擇一名更為年輕、更有衝擊力,也更加適合現階段中超賽場的邊路突擊手,以延續球隊目前的打法,未必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泰迪利狀態起伏,補強鋒線或是不錯選擇

  在山東魯能頻繁熱身賽和備戰足協盃對陣貴州比賽之時,泰迪利的行蹤成為了外界的一個議題。之前狀態火熱的泰迪利並沒有出現在出征貴州的陣容中,反而是去往歐洲旅行。這種跡像一度被外界解讀為泰迪利與球會的關係發成摩擦。

  實際上,這種擔憂大可不必。泰迪利的不能參賽,並不是外界所風傳的因為「合約年要求漲薪」而「罷訓罷賽」,而是確確實實如山東魯能主教練李霄鵬所說的「個人原因」。

  2018賽季的上半程,泰迪利成為了山東魯能的「真大腿」,頻頻入球為球隊拿分。尤其是在球隊缺乏中場組織者的情況下,泰迪利在場上不僅擁有自由開火的權力,還要在相當程度上承擔起前場組織的重任。可以說,泰迪利自從加盟山東魯能以來,這支球隊對他的依賴程度從未如此之高。

  但是,泰迪利確實有自身的硬傷存在,就是狀態的起伏不定。實際上,在2017賽季泰迪利的狀態已經較2016賽季有著明顯的回升。但是需要看到的是,在整個2017賽季中,泰迪利的出勤率並不是很高,這並非全是球隊陣容輪換的原因,而是泰迪利頻繁出現的傷病。甚至為了泰迪利的恢復,山東魯能還專門從巴西請回了曾經為朗拿度進行一對一服務的理療師般奴(目前般奴已經離開山東魯能,去往巴黎聖日耳門任職理療師)。

  也就是說,泰迪利的狀態,或許根本就無法支撐整個賽季的高強度比賽。而已經習慣了有泰迪利類型球員的山東魯能戰術體系,相比於中場組織者,更加需要的也許是另一名「泰迪利式」的前場球員。

  早在2016賽季,山東魯能就曾經嘗試引進一名與泰迪利類型相似的球員,奧地利球員哈爾尼克就是當時的人選之一並無限接近。也就在世界盃開始之前,哈爾尼克剛剛從從漢諾威96轉會雲達不萊梅,儘管未能穿上魯能的波衫,但是還是又一次證明了山東魯能收購團隊當時的可靠程度。

  因為抵達濟南之後又離開,哈爾尼克被冠以「魯能逃跑新娘」的稱謂。但是,相比於當年曾簽約之後又逃離的新西蘭人斯梅爾茨,哈爾尼克的「逃離」則是非常紳士。當時,剛剛參加完歐國盃並表現出色的哈爾尼克與魯能進入了實質性接觸並抵達濟南。但是,哈爾尼克卻在抵達濟南的次日就離開,遺憾的未能最終加盟。事件發生後,山東魯能球會對外「非官方」的解釋是「未通過體檢」或「球員拒絕體檢」,但是這一隻在私底下流傳的說法很快隨著哈爾尼克加盟漢諾威96不攻而破。

  根據已知的綜合消息,在兩天時間內,哈爾尼克完成了奧地利―北京―濟南―北京―德國行程顯然不是為了萬里迢迢擺山東魯能一道。最為接近事實真相的解釋應該是哈爾尼克實地看完濟南之後,對於濟南的城市環境不滿意而選擇離開。

  其實,這種因為城市的原因而在收購中處於劣勢的苦惱已經困擾了山東魯能許久。且不說與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相比,濟南對於外籍球員的吸引力甚至不如同省城市青島。而高水平球員選擇效力的球隊時,除了薪資之外,城市環境也是很大的一個因素。在比哈爾尼克更早的時候,山東魯能曾經在與其他球會的競爭中因為所在地的原因不止一次的敗下陣來,而當年中場核心蒙蒂略也是因為孩子無法在濟南找到合適的國際學校就讀發出不和諧的聲音,與球會鬧得相當不愉快。

  另外還有重要的一點,就是在中超效力已經超過四年的泰迪利,技術特點已經被對手研究的頗為透徹,越來越有針對性的防守,已經讓泰迪利在比賽中相當難的發揮最大作用。如果能夠如願有一名外援成為他的有效補充或者幫他挑起大梁,泰迪利或許能夠在得到足夠休息的前提下發揮更大的作用。

  (石橋)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