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世界盃20年輪迴誕生新王 2018年輪到克羅地亞?
新浪網 2018-07-13 03:32:29
克羅地亞晉級決賽

  我知道,基於不可忽視的群眾基礎和歷史沉澱,英法會師決賽應該是一個「眾望所歸」的結果。畢竟法國隊和英格蘭隊在全世界乃至於我們這個國度中,都堪稱大眾情人、偶像。就像電影里的男女主角曆盡千辛萬苦,有情人終成眷屬;英雄自帶光環,曆經磨難拯救世界。而且在德國、阿根廷、巴西相繼早退,荷蘭、意大利根本就缺席的情況下,讓英法攜手上演最後的壓軸不僅是博彩公司給出的理性預判,也是讓球迷、偽球迷和泛球迷們都能找到情感歸宿的票房保證。

  

  但我說了,世界盃不是電影。儘管當今球員們的演技已經足以配得上奧斯卡的小金人,但在通往那座大力神金盃的道路上,沒有寫好的劇本,也沒有流量堆積出的捷徑,更沒有欽定的主角,只有實力、慾望、信念、勇氣和運氣交織而成的夢想之旅。

  為德國感到遺憾的人,或許可以歸結於那個從2006年開始的「衛冕冠軍小組出局」的魔咒,但德國之死其實是死於盛極而衰的懈怠和固步自封的傲慢。

  為西班牙感到悲哀的人,也許會感歎傳控足球的衰落。但傳控之殤並非源於華麗和猥瑣的選擇,而在於當傳控失去了穿透的慾望,也就失去了靈魂——一切不以入球為目的的傳球,都是耍流氓。

  希望足球「回家」的人也不必太介懷。如果說法國隊挺進決賽並不出人意料的話,那英格蘭能走到今天已經是意外之喜。這支個人天賦平平,整體上限不高,由「小鎮」青年為骨幹組成的球隊,不僅已經把快樂足球發揮到了極致,也把死球戰術運用到了窮盡——當一支球隊四分之三的入球都是依靠死球來獲得時,你可以說它頗具強隊本色,但其實也露出了真實的底色。現在看來,所謂世界盃奪冠的「哥迪奧拿定律」也護佑不了英格蘭,倒是修夫基已經把這支沒有戰術核心的球隊帶到上限,巧婦幾乎做出了無米之炊。

  看好法國的人也許可以提前慶祝了。這支天才雲集、體系完整,幾乎找不到漏洞的球隊一路務實低調,除了麥巴比偶爾秀一下花活兒和情商之外,迪甘斯一直秉承財不外露的打法,順風順水。而且有心急且資深的人已經為法國奪冠找到了歷史的註腳:1998年法國隊奪冠時,三個後衛李沙拉素、白蘭斯和杜林都取得入球,而這一次,柏華特、華拉尼和安迪堤也已經完成了入球,甚至在1998年,當時的法國正印中鋒吉瓦什一球不進,而如今基奧特也追隨前輩,抱定了絕不入球的信念,只待歷史完美重現……

  不過,當幾乎所有人都看好法國時,克羅克亞的擁躉們也一樣可以在歷史的長河裡找到屬於自己的理由:從1958年開始,世界盃每隔20年必定會誕生一個新的世界冠軍,1958年巴西首次封王,1978年阿根廷新王登基,1998年法國在本土加冕,而2018年的克羅地亞似乎也成為了天選之人。不僅如此,有民間大神發現的一條隱藏定律也已經在4強得到了驗證:自1982開始,每一屆世界盃決賽都有拜仁慕尼黑和國際米蘭的球員參加,在法國的杜利素為拜仁佔據一個名額之後,效力於國米的比列錫和波索域也自然成為克羅地亞的晉級守護神。

  是的,所謂定律和魔咒這個東西,除了說不清的玄學因素之外,其實就是自助者天助之、強者恒強的道理,正如在生死攸關的英克之戰中,「佩刀」出鞘,見血封喉。

  法國人又站在了複製歷史榮耀的門口,一切都像極了20年前的樣子。克羅地亞人也站在了創造歷史的門口,一切比20年前更加夢幻。無論結果如何,在這個只有420萬人口小國的足球記憶里,不只會有蘇古在1998年用左腳拉出的小提琴協奏曲,還有2018年在莫斯科郊外晚上響起的狂想曲。

  世界盃迎來一個新的冠軍究竟有多難?7月15日,盧日尼基球場會告訴你答案。

      本文來源:新聞晨報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