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克羅地亞足球在廢墟中重生 他們已超越1998奇蹟
新浪網 2018-07-12 18:04:03
克羅地亞歷史上首次闖進世界盃決賽

  落後,扳平,再到加時或12碼大戰逆轉取勝,克羅地亞已經將這個劇本背得滾瓜爛熟。這是他們歷史上首次闖進世界盃決賽,很多人說這是克羅地亞足球最好的一代也是最後的一代,這一首《克羅地亞狂想曲》其實早就開始奏響了。

  提起克羅地亞足球,你就不得不提到南斯拉夫足球。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世界球壇有一支「歐洲巴西」,他們是1960年和1968年的歐國盃4強,也是1962年世界盃的4強,雖然未拿到過任何洲際比賽獎盃,但隊內的每球員都是那個時代家喻戶曉的球星。

  這支來自東歐的南斯拉夫足球隊,和西歐的荷蘭一樣,享受著「無冕之王」的讚譽。但這支足球隊卻在2003年消失。

  世人如何評價南斯拉夫?「一個國家、二種文字、三種語言、四種宗教、五個民族、六個共和國、七個鄰國、八個政治區。」進入到80年代後,這個國家已經迎來了分裂的預兆。

  最終摧毀這個國家的,竟然是一場足球。

  1990年5月13日,一場國內聯賽,對陣雙方是薩格勒布戴拿模和巴爾格萊德紅星。一場無關爭冠的比賽,卻演變成了一場大型的球迷騷亂。

  薩格勒布戴拿模的著名球星,也是後來克羅地亞足球的名宿波班,怒踹試圖製球迷的警察,這一幕被拍了下來。誰也不知道波班踢人的原因,一說是警察是塞爾維亞人,一說是警察是穆斯林,不管哪種說法是真,南斯拉夫國內充斥著民族矛盾和宗教矛盾。

  波班被罰停賽9個月,更糟糕的是南斯拉夫足球隊以及他們的比賽都成為了球迷發泄民族仇恨的場所。

  1990年世界盃,在南斯拉夫陣中,蘇西奇屬於波斯尼亞,史杜高域屬於塞爾維亞,普羅辛內斯基屬於克羅地亞,薩維切維奇屬於黑山,潘采夫屬於馬其頓……

  當時的南斯拉夫教練奧西姆在後來的一本自傳《如果能參賽,我們早已是世界冠軍》里「抽水」過:「沒法按教練組的想法寫正選名單。我們的球員來自不同地區,必須滿足各派聲音,最好是每個地區的球員都在一場比賽里上場。這種情況就像如果英國組建一支球隊,教練如果只讓英格蘭和蘇格蘭球員上場,卻不讓北愛爾蘭球員上場,那就會有麻煩,可能國內暴亂就發生了。」

  1991年,巴爾格萊德紅星擊敗馬賽奪得歐洲歐冠盃,但這已然是南斯拉夫足球最後的輝煌,國家開始解體。也是在那一年,克羅地亞宣佈獨立。

  如今的這支克羅地亞隊陣中,很多中生代球員都經歷過那段痛苦的歲月,他們都飽受戰亂,甚至不得不跟著父母遠走他鄉。

  比如1985年出生的莫迪歷,他在童年時期恰逢克羅地亞爆發獨立戰爭。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莫迪歷的祖父不幸遇難,他6歲時就跟隨家人在紮達爾的難民營中生活,過著貧困交加,朝不保夕的生活。

  還有比列錫小時候也有過顛沛流離的日子,拿傑迪錫則出生在瑞士,洛夫雲更是拍了一部紀錄片自己的童年黑暗經歷。

  在克羅地亞,每個中生代球員都有屬於自己的戰爭記憶。(來源:東方體育日報)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