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世界盃最前線】基沙文改口反成好事?
新浪網 2018-06-13 14:49:07
在法國訓練基地採訪的媒體記者們

  中國人經常說「因禍得福」,即使到了俄羅斯,這話依然非常準確。

  基沙文?飛機文就真!

  在距離自己的世界盃首戰還有4天的時候,法國隊在莫斯科郊外的訓練基地舉行了一場新聞記者會和公開訓練課。雖說法國隊是本次世界盃毫無疑問的大熱門,但是似乎大家關注的重點似乎並不在球隊的身上,因為有一個人一直在「搶佔」著法國隊新聞的頭條。

  這個人就是基沙文。

  關於基沙文的傳聞從西甲還沒結束,一直傳到了俄羅斯世界盃。馬體會頭牌屢屢表示,將在「世界盃開始之前」宣佈自己的決定,而今天的新聞記者會,也被認為廣泛認為是基沙文的「D Day」——所有媒體都希望搶上這片奧馬哈海灘。

  不過當我們驅車來到這個酷似中國北方農村的莫斯科郊外小城的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由於臨時的變動,新聞記者會居然不在這裡開了!取而代之的是莫斯科市中心的一家酒店。

外國同行記者們

  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和身旁哥倫比亞Caracol電台的女記者對視一眼,我問:「您知道該去哪裡嗎?」女記者:「我也不知道」,隨後就做了個攤手的動作。

  由於距離新聞記者會開始只有不到15分鐘,經過一番商量,我們最終決定暫時留守訓練基地,等待法國的訓練課開始。而當我們拿著門票進入訓練場的時候,手機上的推送忽然嗡嗡作響。我一看,樂了:基沙文在新聞記者會上把所有人都給鴿了:今天不是宣佈的日子,對不住了各位。

  這時我立刻轉頭對著身後的哥倫比亞女記者喊到:「女士,基沙文啥也沒說。」大家做了一個攤手的動作:這一下鴿了我們所有人,一說居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What are you 說啥呢?」

  由於基沙文臨時鴿了所有人,在訓練基地的記者們如同要拿年終獎一樣,個個鬥志昂揚:因禍得福,自己這裡反而成為可能的焦點。

  現場的長槍短炮都在等待著法國隊的大巴,而除去新浪體育,以及我上文提到的哥倫比亞Caracol電視台,現場剩下的基本就是俄羅斯和法國來的同行。

  我們「抓「來一個Radio France的記者,希望從他嘴裡看看能不能撬出點兒關於基沙文的消息,不過老兄只是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要是我知道我會說的」。

  基沙文暫時沒有宣佈未來,反而也讓現場的大家們都輕鬆了不少,只要不聊基沙文,大家都可以做朋友。於是我也找到別的記者談談別的,阿根廷TyC電視台的記者Hernan發現我會說阿根廷味兒的西語,很主動地跟我攀談,我倆也聊起了關於馬斯查蘭奴的話題,老哥對於馬斯查蘭奴的狀態也頗為堪憂,但是仍然表示「他打了四次世界盃,經驗上還是沒有人能夠比過他的。」

  不過也很尷尬的是,當我向他詢問關於碧基亞的問題時,他竟然沒聽出來我說的是誰:「你說什麼?」我只能告訴他「AC米蘭的中場」,這時他才恍然大悟,並告訴我用阿根廷西語怎麼發音。

  西班牙本土口音害死人啊……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法國dui訓練得很專注

  終於等來了法國隊的大巴,雖然下著小雨,但是法國隊的球員們似乎都很輕鬆,而剛剛鴿了大家的基沙文也看上去非常開心,不時地和身邊的拉米開玩笑。

  坐在媒體機位旁邊地法國球迷這個時候開始高唱《馬賽曲》,一個20幾歲地黑人小夥子舉著寫有法語「第12人」的旗子,而另一個北非裔的小夥子則一會兒領唱歌曲,一會兒帶著法國球迷高喊口號,比如「誰不跳誰不是法國人」。

到場的法國球迷們

  場邊的球迷們穿著各種款式和年代的法國波衫,不過最常見的還是基沙文和普巴。我身邊坐著一個穿著白衣服的阿拉伯球迷,帶著他的兒子,小朋友拿著一張紙,上面寫到:「迪比利,你能把波衫給我嗎?」

  因為基沙文的原因,法國隊的訓練反而缺少了看點,經過一番商議,我們在拍完該拍的之後就決定離開。

  不過當我們坐上回去的車時,手機上的推送又響了:麥巴比因傷退出訓練。

  我心裡一嘀咕:完了,又要漏新聞了。

  (科穆寧 發自俄羅斯)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