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馬勒當拿走了,足球從此不再完整...
新浪網 2020-11-26 10:51:06
再見,迪亞高

  新華社北京11月26日電 2020年11月25日,註定是阿根廷國殤日,天下球迷的至暗時刻!

  25日午夜時分,被同事電話驚醒,告知從網上監測到馬勒當拿Maradona去世的噩耗。頓時,睡意全無,安排核準信源後,值班同事在新華社客戶端上籤發了快訊。我隨即轉發了這條快訊,並帶了一句評論:我的世界崩塌了!

  當體育記者35年,自己唯一曾拿來誇耀的一句話是:我現場看過馬勒當拿踢球!此生只採訪過三屆世界盃,恰巧都見證了馬勒當拿傳奇的延展。在意大利、美國,看馬勒當拿破城掠地;在南非,看馬勒當拿點兵用將。

  第一次採訪世界盃,也是我第一次出國採訪,就是「意大利之夏」;現場採訪的第一場比賽,就是以衛冕冠軍身份參加揭幕戰的阿根廷隊迎戰非洲雄獅喀麥隆隊,結果阿根廷隊意外落敗。

  1990年的阿根廷隊,早已不複四年前豪氣奪冠的雄心和實力,但馬勒當拿還在。只要馬勒當拿還站在綠茵場上,任何一支強隊都不敢小覷。幾乎憑一己之力,馬勒當拿拽著青黃不接的阿根廷隊跌跌撞撞地挺進了決賽。足球是一個團隊項目,但馬勒當拿幾乎把那支阿根廷隊變成了「一個人的球隊」。

  看完意大利、美國兩屆世界盃,我對阿根廷隊得出一個結論:沒有馬勒當拿的阿根廷隊,是十一球員在踢球:有了馬勒當拿的阿根廷隊,是一支球隊在戰鬥!

  意大利世界盃有一場史詩級4強,阿根廷隊對意大利隊,比賽地點恰好在馬勒當拿效力並助其兩奪意甲冠軍的拿玻里。在當時的拿玻里,馬勒當拿就是天神下凡,就是城市英雄。比賽前夕,新華社採訪組進行一個街頭採訪,就來回問一個問題:你覺得意大利還是阿根廷隊會贏?非常有意思,問到的成年人都「政治正確」,或堅定或遲疑地回答:意大利;但問到的孩子幾乎都眾口一詞:馬勒當拿。

  在孩子們的心裡,馬勒當拿就是阿根廷隊的化身,就是足球的代名詞。是馬勒當拿,教會了孩子們什麼是足球的榮耀、快樂和力量!

  四年後美國世界盃,馬勒當拿老了,也胖了,但那對出神入化的雙腿依舊閃耀著天才的餘暉。在阿根廷隊對希臘隊比賽中,馬勒當拿神奇地踢進一球,衝到轉播鏡頭前狂呼。當時我和一群外國同行正在達拉斯新聞中心內觀看電視轉播,看到這個入球後,沒有人歡呼,也沒有人鼓掌,記者們都在搖頭,彷彿說:太不可思議了!從「上帝之手」到「單刀破門」,馬勒當拿的一生就是不可思議的一生,他把這種神奇一直保留到最後直至被逐出美國世界盃……

  馬勒當拿是天才,是凡人,是天使和魔鬼的集合體。在場內,馬勒當拿靈光乍現,氣定神閑,一對被上帝定製的雙腿助其屢創奇蹟。他是球隊的領袖,但從不趾高氣揚,反而是球隊中團隊精神最強的球員。在馬勒當拿屢次落難、遭受責難時,幾乎沒有一位隊友站出來指責他。但在場外,馬勒當拿卻始終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任性、乖戾,這種任意妄為甚至自暴自棄的生活態度和方式最終從精神和肉體上毀掉了一代球王。上蒼不公而又公平,它為你打開了一扇窗,卻為你關上了一道門。

  馬勒當拿從來就不是一個完人,卻是一位為足球而生的天才。他有雙倍於常人的缺點,更有數倍於常人的天賦。人們可以原諒「上帝之手」,可以原諒他自己的「暴殄天物」,但卻不能原諒蒼天如此心急地帶走球王。馬勒當拿走了,足球從此不再完整,不再完美。

  感謝馬勒當拿!讓我們知道足球曾經這麼美好,足球可以這麼美妙!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