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追隨巴塞美斯看小城:西班牙房價 拿破崙潰瘍
新浪網 2019-12-16 08:00:02
風景秀美的小城聖塞

  從巴塞隆拿乘機一個半小時左右,即可到達西班牙北部「小城」聖塞華斯蒂安。

  說它小,僅指地理面積和人口。城區六十多平方公里,比北京西城區大一些,是海澱區的1/7;人口四十多萬(城區近二十萬),密度上從容不迫,要知道帝都東西城兩個區,每平方公里要擠下兩萬多人,這裡也就兩三千。尤其在冬天,旅遊淡季,不光街上人少,就連該城最著名、據說夏天時遊客像下餃子的貝殼灣海灘,都空曠得可以練起巨幅「書法」。

貝殼灣海灘上的書法
風之梳
聖塞的教堂
打乒乓的西班牙孩子,想起了小時候&&

  此時,只有足球,可以在冷雨寒風中,聚攏起聖塞人的激情之火。比賽日,城里近1/5的老少爺(娘)們,擠進一塊八千平米的面積,蹦跳喊叫兩小時……這就是阿諾埃塔——西甲皇家蘇斯達隊主球場。2017年,球場翻新改造,部分區域至今未完工(符合愛斯賓奴的悠閑節奏),但已初具一流球場的規模與風貌。在比賽的90分鐘里,這是整個聖塞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更何況,上門踢場子的,是巴塞和美斯。

皇家蘇斯達發佈廳
老熟人阿朗素,現任皇社青年隊教頭
好球!
皇社球迷商店
山裡的訓練場

  在賽前趕往球場的路上,筆者巧遇巴塞大巴,三輛警車一前兩後呼嘯開道,美斯在窗邊的剪影一閃而過。再看到球王美斯已是場內,鬆弛熱身、緊張比賽,即便被看台扔下的雜物擊中,他也沒有太多表情反饋……2-2,在國家打比前,巴塞失分了,雖然賽後有12碼判罰尺度雙標的爭議,但必須承認,皇家蘇斯達踢得更好,機會更多。36639名現場觀眾營造出駭人的氣勢,巴塞一度被壓得抬不起頭。就像皇社教練阿爾瓜西爾賽前記者會回答新浪體育提問時所說,這是我們的場子,我們不會因對手強大而改變踢法,做自己最重要。他說出來,也做到了,巴塞這個巨人,在聖塞被絆了個踉蹌。

近距離看美斯

  散場後的阿諾埃塔重回平靜,五點多天黑的聖塞,下一個人口高密度區在暮光中粉墨登場:酒吧街。在皇社球會小夥伴的引領下,筆者一行在老城歷史悠久的建築中穿街繞巷,按主人的風俗連走十家酒吧,巴斯克特色的pintxos美食串起當地風味體驗之旅。酒吧里,人們無需座椅,摩肩接踵站在一起暢飲,酒後的愛斯賓奴更愛聊了,酒客們對東方面孔也有好奇,西語英語互相聽不懂,沒關係,手勢比劃起來也能熱火朝天,聊的就是個感覺,語言?原來聊天不需要語言的!

巴斯克美食pintxos,類似中國的串兒
麵包上的鵝肝
酒吧里的站客們

  細說起來,聖塞小城,在某些方面可一點不「小」。比如房價,四千到八千歐元一平米,全西班牙最貴之一(合人民幣三萬到六七萬不等,北上廣深驕傲的一撇嘴)。因挨著法國,西法兩國不少有錢人在此買渡假房,聽上去像是西班牙的三亞。物價也是領跑姿態,並以擁有西班牙最多米芝蓮餐廳著稱,以西班牙全國人均一千多歐元的月收入水平,在這裡立足生活恐怕不易。在聖塞街頭,你不必像在巴塞隆拿那樣擔心自己的錢包被扒走,這裡犯罪率低,流浪漢極少。筆者見過倫敦過街橋下領取政府救濟餐的長隊,米蘭街頭隨處可見帶著狗的乞丐,慕尼黑牆角不留神可能趟到的睡袋格拉斯哥流浪,但聖塞,卻因種種原因隔離了這一切。

火腿掛了幾年了
看看物價

  歷史上,這座小城還曾是令大人物折戟的戰場,十九世紀半島戰爭,拿破崙的法軍敗給英國威靈頓等統領的聯軍,聖塞華斯蒂安要塞,是當時雙方爭奪的焦點之一。如今兩百多年過去,這座壁壘森嚴的軍事要塞,仍黑漆漆的佇立在貝殼灣一側的山上,城牆、暗堡、炮位,射擊孔,仍居高臨下的守護著環抱海灣的小城。

海邊要塞
壁壘森嚴

  戰無不勝的拿破崙,因為伊韋拿戰場的拖累,遠征俄國的「大業」變成強弩之末,以至於回想起這段慘痛經歷,拿破崙咬牙切齒的稱之為「西班牙潰瘍」(另一戰爭狂人希特勒插話:敢玩雙線作戰的也就咱倆了,教訓啊)。至於在聖塞華斯蒂安要塞和西班牙戰場帶給拿破崙煩惱的威靈頓,終在伊韋拿一戰成名,正是這個騎兵中校出身的小人物,後來合力指揮了對拿皇的終極一擊:滑鐵盧戰役……你覺得我小,不起眼嗎?但我卻能絆倒巨人。

寂靜無聲
扼守

  隨著巴塞的離開,阿諾埃塔恢復了寧靜,球場的藍色環形頂棚,讓人想到貝殼灣的海天一色。再次登上城堡要塞,眺望灣中的潮起潮落,海浪拍擊著礁石,時間衝刷盡了一切,繼續留下風雨中的聖塞華斯蒂安,講述著小城不小的故事。(江島鳶)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