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雲格的阿仙奴戰術被完爆
(EWX的中場分佈熱圖)
奧斯爾沒能發揮
(熱刺的解圍圖)
解析阿仙奴之死!雲格丟臉 兵工廠慘遭戰術碾壓
×
解析阿仙奴之死!雲格丟臉 兵工廠慘遭戰術碾壓
新浪網 2018-02-11 00:43:24

  安東尼-泰萊終場哨甫一吹響,奧巴美揚腦海里浮出一段生硬的英文,翻譯過來叫:尼瑪黑店。

  原以為這裡是米(hai)其(bu)林(li)三星級的餅店,就像傳單上寫的那樣:「兵工廠,大餅香,張口含滿汁水湯;美羊羊,隨便嚐,不信就問武大郎」。第一次就餐,12道鋒味,雖然自己只試了兩味,由於當值邊線球證給了折上摺,把一個明顯越位無視了,性價比似乎不錯,於是,奧巴美揚大腹便便地踏上了阿仙奴福地溫布萊,敞開了腰包,打算胡吃海塞一頓,結果,雲格推薦的這家「MEWOX」分店,藏滿了孫二娘。

  按理,這位阿仙奴隊史最高身價的加蓬球星對洛里斯的大門是非常熟悉的,此前連續兩年分別歐冠盃小組賽和歐霸盃淘汰賽相遇,他進了法國門神四球。如此經歷讓此次踏上首次北倫敦打比征程的奧巴美揚必是信心滿滿,甚至可以說,他對熱刺的防線,比對新主隊的防線還要熟悉,只要能有人做餅……

  在戰術板上,雲格可能也是這樣計劃的:用MEWOX五大廚師,把貴客美羊羊伺候舒服了。比如,薩卡可以再次展現他低空快飛的騷氣拋物線長傳,韋舒亞也可以施展他醞釀已久的世界級30米大直傳,米希達利恩和奧斯爾則可以為所欲為地將餅送到禁區,甚至全屏覆蓋的艾倫尼似乎也可以在前場刷一次45度傳中。結果呢,全場比賽,奧巴美楊沒有接到一次舒服的傳球,而旁証也不像上一場那樣青光眼,居然毫釐之間的越位球都吹了兩次,以致於這位新援不得不懷疑:說好的上層打點呢?

  熱刺在大部分時間里都沒有讓阿仙奴的中場對自己的後防線造成太多壓制,美羊羊的靈敏就很難對維頓漢和山齊士的中路形成太多威脅,反而是高位逼搶和中場絞殺,讓阿仙奴的中場長期陷入無頭蒼蠅式的癱瘓:後場拚命搶回球權,第二圈層的廚師們根本無法順利地將球傳給前場,一個又一個的大腳解圍,似乎還沉浸在大基奧特在前方的過去時中。以往遇到中場由守轉攻運轉不靈,我們會罵「藍斯們」的瞎跑,各種失位導致後衛無法出球,但這場比賽,艾倫尼、薩卡、韋舒亞的站位已經相當深了,以致於都可以批評上半場雲格的戰術太過保守,似乎是咬定了防反計策。

  某種程度上說,上半場阿仙奴的渣防線還算經受住了考驗,對手除了一個反越位形成的BIG CHANCE以外,其他所有的嘗試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在對簡尼的防守上,梅斯達菲和哥斯尼完成得還算圓滿。然而,要想取勝,計劃必須是整套的,而雲格的中場無論怎麼換位傳跑,似乎都無法應付對手的壓迫。只有威爾希爾盡力了,全場6次過人嘗試成功了4次,而且全都在中線附近,這畫面反而襯托出了孫興慜們的22次過人0次成功的喜感,除此之外,奧斯爾也回撤到右邊路嘗試了4次過人,但0%的成功率既是他狀態不佳的寫照,也是阿仙奴前後場脫節的寫照,而率先被換下的米希達利恩,全場比賽沒有一次過人嘗試,傳球成功率80%也是中場五人最低,儘管有的小範圍傳球顯得很聰明,可隊友並不具備他這種嗅覺,也就無法實現雲格自始至終都在追求的快速。其中,薩卡最甚。

  85分鐘雲格才捨得換下薩卡時,留給奧巴美揚的時間就已經不多了。

  薩卡全場比賽刷出了65次傳球和94%的傳球成功率這兩項穩居MEWOX中NO.1的數據,全場比賽全隊509次傳球,能超過他的就只有梅斯達菲的78次。這就有意思了,因為當中堅的出球高於邊後衛時,可見邊路的進攻完全沒打開,而當防守中場的傳球數據最高時,就有兩個現象:要麼中場被打理得井井有條,要麼就是無限的分邊和回傳。很榮幸,薩卡再次做到了後者。儘管上半場某幾個階段里,薩卡還能夠與隊友完成幾次不錯的小範圍傳遞,但是,他的每次傳遞,都像是任務交代然後打卡下班,換言之,他根本不會在自己選擇傳球時去思考隊友會怎樣處理這球以及怎樣提速,所以,不知有多少個畫面,講述著薩卡在熱刺前場緊逼放鬆時,還優柔寡斷地不知道往何處分球,已經跑到向前接應點的奧斯爾只能悻悻然地接應。

  其實,奧斯爾也不是第一次踢回撤的角色。可能是某種狀態的原因,他今天無法在前場製造太大傳球的威脅,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足以匹配英超第二高薪的技術功底讓他在中線附近的持球現在無比從容,與威爾希爾儼然兩個紅精靈在跳舞,然而,每當他打算做餅時,前場的多蒙特二人組似乎並不在球隊慣常的節奏內,除此之外,只有比拿連,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接應點,可這位愛斯賓奴在進攻端的貢獻寥寥無幾,傳球內腳弓,傳中全靠蒙。

  此時此刻,奧斯爾可能無比想念一個人,他就是藍斯,一個總是會在傳遞協作上雪中送炭的隊友,尤其是在前鋒身邊甚至禁區裡面。是的,這正是阿仙奴今場比賽無法對洛里斯斯的球門造成實質性威脅的最重要原因:中場過分擁擠,反而導致前場孤立無援。艾倫尼被壓在半場出不去,薩卡又缺乏迪比利那樣的持球推進能力,威爾希爾再厲害,身高和速度的劣勢也無法讓他在熱刺高大的中後場找到空間,踢著踢著,他反而成了奧斯爾的分身,在中路不停地梳理。

  普捷天奴深知雲格的命脈就是中場,打得好,是中場活,打得不好在,則必是中場堵。這一切都是因為阿仙奴的邊路並不具備單對單、直上直下和穩定的傳中能力,使得阿仙奴的每次進攻都需要中路球員吸引防守漩渦,暴露邊路空檔,然後實現小範圍的人員優勢完成邊中結合的滲透。比如,奧斯爾橫向盤帶大半球場,從右路殺到左路,然後將球分給套邊的蒙利爾。於是,熱刺的防守球員們牢牢控制著中路的高空和地面,用23次完全集中在中路的解圍完成了基礎防守工作,以致於阿仙奴多次挑傳熱刺後衛身後空間的嘗試都以失敗而告終。

  教授似乎也清楚熱刺的攻擊是以拚刺刀式的衝刺力出主,無論是打比拿連身後的空檔,還是孫球王興致勃勃的插花與馬菲士轉身,以及直接由簡尼過渡球權而發起的快打旋風,都讓他不敢輕易嘗試傾巢而出。也許,在教練組的賽前算盤里,打的就是一出謹慎保守的先招以及伺機而動的後招,而後招的實現,全靠MAO的巨星屬性。

  可是,A計劃在簡尼取得入球後顯得更加艱難了,因為落後導致的焦慮情緒感染了全體兵工廠,被寄予厚望的奧巴美楊更是迷失。在拿卡錫迪出場後,他被放在左翼鋒的位置上,觸球9次,其中用完成了兩次傳中(全部失敗)。不知,當他不得不回到後場,像米希達利恩那樣幫助蒙利爾防守時,心中就生出那幾絲怨念:尼瑪黑店!

  看看對面的大英帝星哈利-簡尼各種碾壓級傳控射,奧巴美揚的英超吃餅之路,或許,下一場才是剛剛開始。

  (禪槍)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