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澳州攻入世界盃決賽圈
【世界盃前瞻】拯救澳洲必須靠他?
×
【世界盃前瞻】拯救澳洲必須靠他?
新浪網 2018-01-12 14:03:36

  稿件來源:黃健翔談

  昨天晚上U23亞洲盃,澳州3-1戰勝敘利亞,取得開門紅,今天就聊聊澳州足球青訓,這要從去年十月世盃外附加賽說起。靠著老將卡希爾的兩個入球,澳州驚險地在次回合戰勝敘利亞,一個月後他們又主場戰勝洪都拉斯取得世界盃決賽圈資格。前兩屆世界盃外圍賽,澳州都很輕鬆地拿到入場券,但現在退步明顯,踢敘利亞都很吃力。

  他們加入亞足聯是2005年。2006年世界盃的外圍賽,他們淘汰了南美的烏拉圭隊,進軍德國,之後他們就不再參加大洋洲的外圍賽了。這麼做是痛定思痛,大洋洲太小,只有半個席位,作為大洋洲的老大,澳州不得不經常跟其他大洲的球隊打附加賽,有幾次慘痛經歷,1994年世界盃,他們輸給南美的阿根廷,1998年,他們輸給亞洲的伊朗,2002年,他們又輸給南美的烏拉圭,於是,澳州足協在2005年3月,正式加入了亞足聯。之後的2010年和2014年世界盃外圍賽,他們都輕鬆晉級,那批球星還在,但是到了現在,只有卡希爾還在陣中。

  澳州足球的衰落,直接原因是球員能力下降。黃金一代退場後,新人接不上班。在20世紀初,澳州足球逐漸步入鼎盛期。2006年世界盃時,澳州的23名國腳,只有3人來自國內聯賽,即比徹姆、湯臣和米利甘,其中米利甘出生於1985年,堅持到現在,踢了同敘利亞的附加賽;其餘的20名球員,全部在歐洲效力,基維爾、維杜卡和佈雷西亞諾等人,都在歐洲頂級聯賽闖出了名堂。當時他們還有多名克羅地亞後裔的國腳,小組賽他們2-2戰平克羅地亞,媒體說這是克羅地亞一隊跟克羅地亞二隊之間的比賽,澳州正選的門將卡拿奇、中場丘利納、前鋒維杜卡,都是克羅地亞後裔,後備登場的佈雷西亞諾,父親是意大利人,母親是克羅地亞人,而對面克羅地亞的後衛施蒙歷,是在澳州長大,成年後選擇為克羅地亞出戰。

  在澳州球壇,來自克羅地亞的移民非常活躍,出了很多國腳和職業球員,大名鼎鼎的雪梨聯隊,從前不叫這個名,叫雪梨克羅地亞人隊,光是這個隊,就貢獻了約50名國腳,其中大多數是克羅地亞後裔。克羅地亞人喜歡踢足球,而其他澳州人,尤其是英國人的後裔,對足球不怎麼熱衷,喜歡橄欖球。此外,克羅地亞後裔的興起,也受到了兩位前南教練的影響。

  拉西奇(中)

  在2006年之前,澳州只參加了一次世界盃,就是在1974年去了西德,主教練是波斯尼亞人拉西奇,他在26歲時移民到澳州,1970年,他只有34歲,就是開始執教澳州國家隊,而且帶隊攻入世界盃,他對澳州足球有深遠影響。現在大家一提起澳州足球,常常想起442、英式踢法、高舉高打、大刀闊斧、體格強悍,想到的是這些詞,他們給人的印象就是如此。其實他們不是一直這麼踢,拉西奇執教的時候,踢法就有一點南斯拉夫足球的印記,比如後防線設自由人。澳州隊的轉型,朝英式足球轉變,應該是從1974年世界盃結束後開始的,澳州足協用英國教練拜仁・格連取代了拉西奇。澳州畢竟是講英語的英聯邦國家,政治、文化和足球,都是英國人後裔佔據主導地位,有意無意地排外。包括拉西奇自己在內,很多人認為,這次換帥的根本原因在於拉西奇是個「外人」,他沒有被看作真正的澳州人,拉西奇有些不甘心,他說:「我做得比誰都好,但是他們不讓我接著幹了。我是忠誠的澳州人,教過球員怎麼唱國歌。」

  不算救火教練的話,從英國教練格連開始,到1998年上任的雲拿保斯為止,一共有7位教練執教澳州國家隊,其中三個是英格蘭人,一個是蘇格蘭人,但執教時間最長的是前南教練阿洛克,他出生在塞爾維亞,是匈牙利後裔,1969年來到澳州執教,先在聯賽中拿了冠軍,然後從1983年到1989年,他一直執教澳州隊。他自己能表現出愛國激情――這大概是吸取了拉西奇的教訓,也能激發出隊員的士氣,非常受愛戴。澳州足球跟英格蘭交流不少,阿洛克執教的時候,波比・笠臣執教的英格蘭隊來澳州訪問,老笠臣不知道是太自大還是太體貼,賽前他跟阿洛克說,你別擔心,我已經跟你們的足協主席談好了,我答應了,我們最多進5球。阿洛克很惱火,對老笠臣爆了粗口,說「fuck off」,兩隊踢了3場,澳州兩平一負,輸的那場阿洛克多年後仍耿耿於懷,說那個入球不應該算。離開國家隊後,阿洛克一直在澳州執教,退休後仍關心澳州足球,2010年世界盃的時候,跟德國隊的比賽前,他曾指出澳州隊後防線的缺點,對球迷講了自己的建議,但球隊沒有採納,估計也沒有聽到他的建議,0-4輸給德國隊,隨後對加納的比賽,澳州球迷打出條幅,「讓阿洛克回來吧!」

  阿洛克

  拉西奇和阿洛克,還有那些克羅地亞後裔的球員,都對澳州足球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是就整體足球風格而言,澳州足球更接近英式足球,受益於語言優勢,很多澳州球員登陸英超等歐霸盃,他們中有的具有雙重國籍,2006年世界盃的澳州國腳,有11人在英超效力,但英超的商業開發一直領先,轉播收入越來越高,中下遊球隊也開始從世界各地引入球星,澳州球員本身水拉西奇和阿洛克,還有那些克羅地亞後裔的球員,都對澳州足球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是就整體足球風格而言,澳州足球更接近英式足球,受益於語言優勢,很多澳州球員登陸英超等歐霸盃,他們中有的具有雙重國籍,2006年世界盃的澳州國腳,有11人在英超效力,但英超的商業開發一直領先,轉播收入越來越高,中下遊球隊也開始從世界各地引入球星,澳州球員本身水準在下降,面臨的競爭也更激烈。今季的英超,只有3個澳州球員,般尼茅夫的後衛布拉德・史密夫,白禮頓門將馬修・瑞安,還有哈特斯菲爾德中場穆伊,都是在中下遊球隊。

  澳州足球一直在摸索,他們早就開始了轉型,選擇的學習對像是荷蘭,但是有些消化不良,青少年隊伍的成績反而退步了。他們在2009年5月開始荷蘭化,足協頒布了國家級的訓練大綱,從上到下,都踢433陣型,想為青訓打下基礎。但是,他們加入亞足聯後,參加了14項未成年賽事的亞洲區外圍賽,只有6次成功了,去年的世青賽他們就缺席了,已經連續缺席3次,想當年,他們在2003年世青賽上贏了巴西。從2012年到2016年,他們的國青隊教練一直是奧庫,奧庫說,自己執教國青隊後發現,有天賦的球員越來越少,為此不得不召入一些年齡更小的球員,他還說,在亞洲遇到的對手,技術通常比澳州球員好,澳州球員缺乏真正的技術和足球文化。

  澳州U23國家隊教練米利契奇

  從青少年球隊的成績來看,澳州足球還會蟄伏一段,而國青隊教練奧庫的言論說明,澳州還在尋找自我,還有形成屬於自己的鮮明風格。在這個過程中,克羅地亞人能發揮一些作用,前國腳卡拿奇和波波維奇都是雪梨聯隊出來的,而他們的兒子,目前也在這個球會的少年隊,至少在現階段,荷蘭足球的那一套有些水土不服,那就看看這些克羅地亞後裔的新人,看他們能不能繼承前輩的光榮傳統。

最新新聞
最Hit十大新聞
頁面正在載入中...